仲裁申请被驳回 贾跃亭如何击碎自己的资金链

首页

2018-10-26

  10月25日,接近FF内部人士表示,贾跃亭与恒大纠纷的紧急仲裁结果公布,仲裁否决了贾跃亭提出彻底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的申请,并否决了贾跃亭临时提出要进一步剥夺恒大资产抵押权的新申请。   本月初,贾跃亭突然向恒大发难,在半年耗尽恒大8亿美元后,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又向恒大提出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未达目的后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以及解除所有合作协议。

  这意味着贾跃亭撕毁合同、对恒大过河拆桥的意图宣告破灭。 紧急仲裁是正式仲裁前的一项临时济助措施,目的是为了保持公司现状。 鉴于FF在目前的资金状况下濒临破产,为了保护恒大等所有股东的共同利益,仲裁允许FF进行有严格条件的融资,其中新股融资的估值不得低于恒大投后估值,恒大享有新股的优先购买权;在最终仲裁前对外融资额不得超过5亿美元。   纵观贾跃亭的发迹史,让人不禁好奇,他是如何一次次将一手好牌打烂,让自己陷入众叛亲离的深渊。

或许很多人会把贾跃亭的失败归结为步子迈太大,殊不知,他的节节溃败早成定局:糟糕混乱的财务管理能力使得他创立的每一家企业注定“带病生长”。

  可以说,贾跃亭的一次次惨败并非偶然,一切早有征兆,而且执迷不悟、一错再错。   早在乐视时代,贾跃亭财务管理的混乱和不足就已经暴露。

贾跃亭将乐视从视频网站向流媒体、电影制作和智能手机等多个领域快速扩张。 为了满足其野心,“十锅五盖”大量腾挪。 据前乐视一位中层员工回忆,贾跃亭在资金的挪用上,有着绝对的话语权,在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之间可以任意腾挪各业务之间的资金,产生疯狂的关联交易。

其资金风控管理能力的无知,最终导致乐视帝国的坍塌。

  在国内失利后,贾跃亭远赴美国至今未归,一头栽入被视作“东山再起”的FF,但他在财务管理上的没有吸取任何教训。

  前宝马CFOStefanKrause曾经是贾跃亭最为信赖的外籍高管,曾任FF首席财务官和首席运营官,但他因贾跃亭对财务方面糟糕的管控提出异议,并最终和贾跃亭的矛盾激化离开FF。 此前,Krause的职业生涯一直拥有良好的财务管理记录。

  外媒TheVerge曾采访过一名FF前员工,其表示:“账本和记录都很糟糕。 ”他透露,FF缺乏财务基本的流程,例如在现金支付或订单采购前要求授权。   另据媒体报道,一名曾在特斯拉和FF工作过的员工也评论称“财务控制是贾跃亭的软肋。 ”他对资金缺乏控制力令员工没有安全感。

在初创期,贾跃亭的策略就是“不计成本的烧钱”,把人员规模扩展到1500人,人力成本高昂。 此后,由于FF陷入资金链不足的泥潭,导致研发工作中断一年余,工程师们不断流失,到2017年底,员工又从最高时的1500余人缩减到四五百人,高管也像走马灯似的换来换去。

一些汽车零部件生产商也表达过同样的观点,在其与FF合作期间,别的车厂一年的预算,贾跃亭管理的FF一个月就花完了。

  按照恒大与FF此前签订的协议,恒大向FF投资的20亿美元是分三次投资的,第一笔8亿美元资金,本应在2018年年底前支付。

也就是说,按照双方的约定,这8亿美元,应该是可以使用1年。

恒大5月就提前支付完全部资金,然而仅仅两个月的时间,贾跃亭就宣告弹尽粮绝,贾跃亭的财务计划的混乱、财务纪律的随意无章可见一斑。

  上述种种证明,贾跃亭的会计天分只在套现时有所体现,混乱的财务管理不仅把FF陷入泥潭,也一次又一次击碎了贾跃亭的资金链。

  即便是直接竞争者也承认,法拉第未来拥有足够强大的技术团队、先进的电动车技术,这些先天优势却没有让FF走的更快、更顺。 美国媒体Jalopnik去年采访了FF前雇员和知情者在内的7位人士,他们都提出一个相同的观点:如果法拉第未来想要继续生存下去,让贾跃亭出局或者是最好的方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