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对话众托帮乔克:我们爱车,爱狗,不爱自己

首页

2018-11-22

2015年的1月,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带领他的蓝狮子出版公司高管们到日本开年会。

原本正式的年会,竟难以脱俗地变成一次购物之旅。   在冲绳机场的免税店里,他的同事有的一口气买了6只电饭煲,让他惊讶的是,有3个人竟然买了5只马桶盖!  后来,吴晓波写了一篇《去日本买只马桶盖》的文章,发在自己的自媒体吴晓波频道上,当天的阅读量高达万次,刷新了频道记录。   高潮还在后面。 因为这篇文章,普通的年会终演变成为一个全民参与的关于中国制造的大讨论。 上到庙堂下至民间,一时口沫横飞,恨中国消费者不争气者有之,怒中国制造商产品低劣者有之,哀国人只会抄袭不会创新而焦虑者有之。

  此后的两年间,有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关于振兴实体经济的文件规划,但该去日本买电饭煲的还继续买电饭煲,想买马桶盖的还继续满头大汗地拎着马桶盖回来。 两年过去了,吴晓波老师的这篇文章如同一枚定时炸弹,仍不时在各种场合的讨论中炸开。

  创新原非一日之功!而颠覆性的创新更是何其之难!  马桶盖事件其实只是一种镜象,折射的是我们在实现大国崛起的高速路上,赶英超美的好大喜功!模仿抄袭的急功近利!无暇创新的急于求成!  自1840年以来,这个国家无时无刻不处在一种高度的焦虑之中!  二  焦虑是人类的基本处境。 心理学家罗洛·梅在《焦虑的意义》中如此写到。   焦虑的不只是这个国家,凡夫俗子的你我每天都在焦虑无影灯前苦苦煎熬着。   前几天,一朋友打电话给我诉苦,说她看中了某开发商在浦东的一个楼盘,一套180平方的房子总价2000多万。 钱不是问题,问题是现在必须要摇号才能买得到,且因为要买的人太多。 找了一圈人,最后还是爱莫能助。

  要知道,在我们最喜欢对比的美国首都华盛顿,现任富豪总统特朗普的富豪女婿及前任总统奥巴马所住的富人区,买一套豪宅也不过这个价。   几十年来,我们习惯了并害怕各种商品的匮乏,所以很多东西需要靠抢。 我们抢冰箱,抢彩电,抢食盐,抢大米,抢着给刚会摇晃着走路的孩子去参加各种培训,怕她们输在起跑线上,如今更是不惜一切代价抢房子!  富人担心抢不到房子,普通的工薪族则担心子女的上学问题。

  在上海,有个叫百花塾的教育机构,生员好到爆,以至于家长们要半夜起来排队才到报得上名。 有记者曝光这家机构无教育资质,而后居然反被家长群起而攻之。   必须承认,我们生活在深深的焦虑之中。

我们害怕失业,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觉得有一套房子还没有保障,担心以后没有人养老。

  三  我们每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都会焦虑,焦虑我认为是来自于两个原因,第一是无常,第二是无助,因为你面对未来会有无数多的不确定性,你不知道这些不确定性是好的还是坏的。

第二是无助,当一个坏的不确定性发生的时候你不知道谁能保护你,谁能帮助你,所以大部分的焦虑都来自于无常和无助。 4月12日,自媒体大咖吴晓波在吴晓波频道里对众托帮帮主/CEO乔克说道。

  也正是因为有这两个人与生俱来的社会问题的存在,所以出现了很多的商业模式和商业的可能性,其中与此相关的最大的一个行业可能就是保险行业。   乔克说,全中国有12亿人曾经购买过保险,只有4千多万人买过健康险。 大量人身健康安全需要保障的人群游离在现(转载自中国健康网,请保留此标记。

)有社会保障体系可覆盖的范围之外。 数以千百万人的头上都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在吴晓波看来,我们其实更爱车、更爱狗,不爱自己。

这一次,吴晓波老师又残酷地戳中了我们的痛点!  为什么不可以有一种新的模式  让中国没有看不起病的人,在接受吴晓波的采访时,乔克说出了多年来埋在他心里的一个理想。

  在多数人看来,乔克的梦想有点近乎疯狂,但在吴晓波看来,乔克的梦想并非无本之木,因为世界如此地无常和无助,几千年来,中国人从未如此地焦虑。   世界如此无常,帮助何其稀少。

2016年,乔克果断地离开了从事12年的保险行业高管职位,转身创办了众托帮。

  众托帮是中国智能的大病互助及医疗服务平台,帮助国民解决大病医疗费的问题。

众托帮致力于提供一个门槛最低、性价比最高的大病医疗费问题解决方式,让多数大病患者都能拥有救命钱,使人们不管收入高低,都不再为高额医疗费忧虑。

上线仅8个月时间,已经有了700万会员。 一跃成为国内该领域第一大平台。   半年前,当笔者受人之邀,交了10元加入成为众托帮的会员之后,已经扣款两次总共不到一元。

让我欣慰的是,有两个我从未谋面的陌生人因为这几毛钱的帮助,从而得到有效的治疗,她和家人因此而又能重新聚在一起笑语满堂。   每想至此,我内心总会感到一丝的欣慰,甚至有点小骄傲,这个微小的付出就能帮到一个十分需要帮助的人!  四  在吴晓波看来,互助并非是一个新的物种,但是因为互联网技术,这种古老的模式会有颠覆性的创新发展。   十四世纪的威尼斯地区,行往各国的贸易船队为了抵御意外带来的风险损失,彼此之间结成紧密的组织,通过缔结契约预先投一些钱,其中一部分资金通过互助的形式用于保障失事船队留下的孤儿寡母未来的生活,另一部分用于补偿损失的船只等资产。

这就是最早的互助模型。

  现在,凭借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移动支付的普及,原本只适用于熟人圈层的互助模式,有了应用于成千上亿陌生人之间的可能。   传统的互助难以解决的信任问题,如今可以通过区块链解决。 乔克解释道,区块链本质上其实就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分布式账本数据库,具有去中心化、高安全性、无法篡改、可追溯和资料公开透明等特性。   吴晓波用低频广普四个字总结了众托帮的模式特点。

大病保障本身是一个低频需求,人只有在生病的时候才用得上。

而众托帮加入门槛低,并且为用户的大病治疗打通渠道,解决老百姓生病没钱治和有病乱投医的两重问题,真正做到了将保障普及到普通大众。

  很多所谓新的商业模式,其实都并不新鲜,但一旦嫁接上现代的互联网及区块链技术,就会产生颠覆性创新,比如马云当初创办阿里。   网上流传着马云的话:人总还是要有点梦想,万一哪天实现了呢!在商业社会,如果能找到商业和理想契合点去创业,实在一件大幸之事!  《礼记·礼运》中曾提到大同世界,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是谓大同。   身怀大侠情怀的乔克,梦想是将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价值观带入千家万户,让众托帮成为普罗大众的日常生活方式。

  一切还需要时间的考验,如同阿里当年。 乔克承认,大病互助还是个新鲜事物,需要消费者的理解,还要给予时间,但只要梦想的种子植根于市场需求的土壤,就一定会开花结果!您可以访问中国健康网()查看更多与本文《吴晓波对话众托帮乔克:我们爱车,爱狗,不爱自己》相关的文章。